安德列娜

一只咸鱼,杂食党,本命cp枫樱

“在我的家乡……有个习俗。说的是哪家若有适龄男子若看上了别家的姑娘,想要和她一辈子,就在上门提亲时随聘礼一起赠一只镯子,手镯,随意什么材质,但只能是由男方一个人去购买,只要是符合自己心意的都可以,买下便好;而女方若也有意,则在收下聘礼后也独自出门去采购,寻找一只款式、材质都类似、且相对的镯子,若是寻到了,就在新婚当晚给丈夫戴上,可保一世白头。”
看小说看到这个,突然觉得可以用在枫樱身上
枫岫先给樱花送了镯子,然后樱花回赠,最后决裂的那一天却毫不留情的将枫岫曾经送的镯子给扔了,要么是在血暗沉渊扔的要么在噬魂囚探监的时候扔的
be结局的话就拂樱在噬魂囚的时候,看见三行情书吐血了嘛,然后找到自己曾经送给枫岫的镯子
he结局的话就枫岫没死,找到重伤的拂樱把镯子再给他戴回去

【论坛体】《苦境大侦探》①

exmmm我不死心的又开了个新坑,还是明侦的设定,继续作死qwq

cp主枫樱,这一章主要cp是枫樱和漠御。


《苦境大侦探直播讨论楼》

1L LZ

来来来!《苦境大侦探》第一期开播了,这边是直播讨论楼,楼里不要掐架哦,也不要另外开楼,会被版主锁贴的。之前放出了先导片,这一期嘉宾七个人,枫岫、拂樱、漠刀绝尘、御不凡、玉秋风和黄泉,猜猜看谁是凶手呀!买定离手啊买定离手!


2L

还有五分钟!我可乐瓜子都已经准备好了!


3L

板凳!超级期待啊xd,我想知道不凡抽到了什么角色卡,先导片里面他打开角色卡之后表情都僵硬了一瞬间,要知道不凡脾气超级好的啊。


4L

这一期主题是集体婚礼吧,七个男嘉宾但是只有两个女嘉宾,要么男男婚礼要么男嘉宾女装吧?所以御不凡可能是抽到了女装角色?


5L

明人不说暗话,我想看枫岫女装(……)。


6L

明人不说暗话,我想看拂樱女装(……)。


7L

明人不说暗话,我想看黄……武君!别!dhuahdhadhiasDG


8L

明人不说暗话,节目开始了,御不凡女装。(以及楼上走好~)


9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凡,惨。但是不凡女装好好看!简直就是女神级的好不好,那个腰,啧啧啧,婚纱穿上真的好看,不过胸好平,多半没有垫。


10L

233333不凡完全吸引了我全部的目光,真的惨,第一次上节目就被给了一个女装角色,还是高跟鞋吧?


11L

噗,难怪漠刀要全程搂着不凡的腰,啧啧,青梅竹马真的甜,不凡走路的时候漠刀一直小心的扶着他,那个七厘米高跟真的,我一个女生都觉得可怕。


12L

黄泉边上的妹子是御不凡的妹妹玉秋风吧,这家兄妹颜值都好高啊,不过为啥要戴着一个面纱。


13L

人设吧,等到搜证环节秋风的面纱啊,不凡的高跟鞋啊应该都会换掉。哦哦!拂樱和翠姐姐!两个粉色系的大美人走在一起好养眼啊(花痴脸)。


14L

拂樱的粉色西装和翠姐姐的粉色婚纱都好好看!所以这一期的分组就是拂樱&寒烟翠,漠刀绝尘&御不凡,黄泉&玉秋风,那枫岫呢?侦探?


15L

这一期主题是集体婚礼,枫岫侦探,其他的人的人设都是来参加集体婚礼的新人吧。唔,死者出现了,是这一次集体婚礼的策划,甄策划。


16L

啧啧,拂樱你作为嫌疑人不要和侦探眉来眼去的啦!看看你正牌女伴寒烟翠,啊不是,翠设计的脸色好不好!(指指点点)


17L

翠设计:你们继续,不要管我。

翠姐姐的人设是设计师哎,拂樱是画家。


18L

也只有翠姐姐和拂樱凑荧幕cp不会被粉丝往死里骂吧,毕竟大家都知道他们是表哥表妹的关系。


19L

从时间线上看不出什么奇怪的点,死者死亡时间大概在11点到一点之间,所有人的时间都大同小异,都是昨晚六点统一到达,然后今天中午十二点半来参加集体婚礼,但是策划兼司仪的甄没有到,就去找人,结果发现甄已经死亡,所以叫了枫岫侦探过来。


20L 线索整理

我稍微记录了一下大家的时间线:

拂樱:昨天18点到达——20点和甄策划商量婚礼的事务——闲逛到22点休息——早上8点起床收拾+化妆——10点到11点在休息室。今天没有见过死者。

寒烟翠:18点到达——20点和其他参加婚礼的新娘们聊天——21点半回房——早上8点起床——11点化好妆收拾好在化妆间和其他人聊天——12点看见甄往休息室去了。

御不凡:18到达——19点和甄聊了会儿天——21点回房——23点的时候出来了半个小时——8点半起床、10点半结束化妆——11点的时候在二楼露台和甄谈了点事情,两个人不欢而散——之后再也没有见过死者。

漠刀绝尘:18到达——19点和御不凡一起,找甄聊了会儿——20点半回房,和御不凡分开——23点也出门了一会儿——早上8点半起床、10点结束化妆,在休息室碰见拂樱聊了半个小时——11点15左右,和甄在露台见了一面——11点半之后谈完,之后没有见过死者。

黄泉:19点到达——20点在整个别墅区转了转——22点回房——8点起床,8点半碰见玉秋风聊了几句——11点半去休息室找甄,没有看见人,就回来了

玉秋风:她一直在这边,是跟甄一起来的——21点看见黄泉从甄房间方向走出来——22点出门有点私事——23点回房——8点起床,8点半和黄泉讲了几句——直到12点半一直在大厅没有见过甄。


21L

感觉所有人都有作案时间,就看谁的动机更大了。


22L

到一轮搜证了,七个人分成了三组,果然是按组合分的,枫岫跟了拂樱寒烟翠那一组。


23L

啧啧,看来节目组也很懂啊。唔,枫岫好像对案发现场不太感兴趣的样子,反而是拂樱过去了。啊,樱花真的好暖,给翠姐姐找了个毛毯披在肩上,他们穿的婚纱要么吊带要么露背,拍摄现场还是蛮冷的。


24L

???他们两个怎么回事,留一个妹子去找现场,自己两个人跑去各个房间搜证。


25L

23333翠姐姐男友力max,完全不在乎自己一个人搜尸体啊,效率超级高!


26L

寒烟翠眉头都不皱一下的哎,作为一名女明星很难得了。哦哦,脖子上有勒痕!


27L

嘴巴是紫的哎,窒息还是毒?


28L

噗,枫樱两个人干什么啊,你们两个分开搜证啊喂,挤在一个房间效率太低啦!


29L

枫岫跟拂樱说了啥?我看他凑过去跟拂樱说悄悄话了,然后拂樱搜证的热情突然变高了的样子,速度都快了好多。


30L

不外乎是什么“我们比比谁的搜证速度比较快”、“比一下谁找到的证据更多”之类的吧。


31L

谁赢了谁今晚在上?(bushi)


32L

噗,有可能哦(ntm


33L

枫岫找到了好多带锁的盒子,一二三四五,五个了,他把盒子全部堆在床上干嘛,找钥匙啊!


34L

拂樱翻出来一堆纸片,啧啧,不凡料真多。哎,那个是不凡和秋风小姐姐的合影吧?他们在剧本的设定是兄妹(划掉)姐妹么?


35L

之前阐述时间线和不在场证明的时候不是说他们来这里之前谁都不认识嘛。


36L

哦哦,枫岫去拂樱房间了。


37L

“拂樱好友,节目组挺了解你的呀,”枫岫指着房间内粉色的装饰指指点点。

2333拂樱大号凯旋侯画风严肃认真,小号拂樱斋主倒是各种放飞,每次看他po生活照和家居照全是粉粉嫩嫩的装饰。


38L

隐藏的少女心啊,啧啧啧


39L

难道不是因为家里养着一个小姑娘的原因?


TBC


我考完了呜呜呜呜,可以开始撸文了呜呜呜呜(等等,十四号还有一场)

寒假计划大概有两个系列,娱乐圈和现代灵异,还是主枫樱~

娱乐圈系列大概是论坛体+正剧,主枫樱的多cp欢脱风格。现代灵异走正剧


我,第三次梦见拂樱居然是梦见他参加四魌界运动会???他报名的项目还是三千米长跑,同时参加的还有雅少他们……这都不是问题,问题是雅少为什么你参加3000米长跑还要穿着一身盔甲……难道是有什么加成吗?

目前为止除了运动会都还算正常,但是之后就更奇怪了,长跑第一名姓甄,当时我第一反应就是“哦豁,完蛋,姓甄啊……”

然后果然,这位姓甄的第一名果然狗带了(扶额)

一旁围观的枫岫主人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个侦探板板,宣布现在开始破案。

助理……小免。

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梦

越想越沙雕,寒假我要抽空写一写

拂樱和枫岫在一起后第一次睡在一张床上。

枫岫洗完澡一边擦头发一边走进卧室,拂樱刚刚哄小免睡着,靠在床头戴着金丝细框眼镜,手里捧着平板正在为明天的工作做准备。枫岫看着拂樱露出来的锁骨,和扶着平板纤细修长的手指有些发愣。

“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过来睡。”这是两个人确定关系之后第一次同床共枕,可拂樱的表现跟一起没什么不一样,这让枫岫微微有点挫败,好像只有自己在紧张。

其实拂樱并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淡定,枫岫没看见的那一侧他我平板的手都用力的到有些发白,看着刚刚洗完澡,身上还带着水汽的枫岫一步步朝他走过来,拂樱偷偷咽了咽口水,状似不经意的打量着枫岫的身材。

啧,这个家伙那么宅,为什么看上去身材很好的样子。

“呃……晚,晚安?”枫岫和拂樱两个人并排躺下之后面对着对方面面相觑,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都紧张的要死。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就忍不住浮现对方的模样,然后越想越清醒,而且两人现在面对着面,对方的呼吸都能直接扑到自己面上……

其实枫岫在早上拂樱问他今晚要不要一起睡的时候,还幻想过是不是可以做点什么,他东西都准备好了!但是一躺下又开始犹豫了,刚刚确定关系就……是不是太唐突了?

他悄悄的睁开眼,看着对面拂樱恬静(装的)睡颜,粉白的头发柔顺又服帖,长长的睫毛伴随着呼吸轻轻抖动着,拂樱很好看,这一点是枫岫第一次见到拂樱就明白的事情。

枫岫是个颜控,拂樱漂亮的外形让枫岫给他加了不少分,虽然现在房间里黑漆漆的,但是枫岫对他的模样太熟悉了,熟悉到可以凭借着黑暗中的一点点轮廓描摹出他的样子。

然后枫岫就开始对着拂樱发呆。

那边装睡的拂樱浑身都僵硬了,总感觉很别扭,其实他早就发现枫岫的小心思了,但是想着反正都已经在一起了,那是迟早的事,所以他今天才这么早就放下工作上床睡觉,但是枫岫好像什么也没做,反而睡着了?

这样想着的拂樱忍不住睁开眼偷瞄躺在对面的人,然后——四目相对。

枫岫:……

拂樱:……

“哈,”枫岫轻笑一声,伸手捏捏拂樱的腮帮子,“睡不着?要不我还是去客房吧?”

拂樱看着他,啥也不说,正在枫岫准备起床去客房的时候,被拂樱猛地拽回来按到床上,“你准备的东西呢?”拂樱跨坐在枫岫身上,在他身上翻找了一下,没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揪着他的衣领问。

“哎?”枫岫愣了愣,猛地反应过来,“我扔在外面了,我去拿我去拿”

“给你一分钟,”拂樱伸手比了个一,“过期不候。”

为什么复习的时候灵感就来了_(:ᗤ」ㄥ)_虽然全部都是小段子。是傻瓜夫夫(划掉),其实本来想写两个人的睡姿的,
感觉拂樱要么是直挺挺的躺在床上,要么就是蜷成虾米,枫岫感觉他一晚上会翻来覆去地乱动。

亲爱的凯旋侯:

苦境历8102年你一共想了佛狱600次

其中300次是在四下无人的时候思念佛狱的现状

还有200次是你和枫岫主人聊天,两个人互相试探的时候提到的

剩下的80多次是给小免讲故事的时候提起的

还有十多次是你午夜梦回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有些想不起佛狱的模样

过去你在佛狱是子民们的希望、尊敬的对象,是“战无不胜”的象征

现在的你是刚刚逃离噬魂囚内的囚徒,连最后的朋友也失去

x年x月一定是个特殊的日子

这一天你花了一整晚的时间在画画,画了十来张才勉强满意

虽然那副画最后被你送给别人

这一年里有284天你都在和枫岫主人互相试探、两人互飙演技

最后还是你赢了

其中有100多天你都被枫岫主人气得跳脚,发誓以后一定要往死里揍他

后来这个愿望实现了

看完你的年终报告

接下来我们将在数据库里为您匹配一位与您最相似的人

匹配中……

“拂樱”

“……”

“为什么不说话?”

“……”

“不想理我吗……”(失落)

“……你,还活着?”(嘶哑的声音)

“你猜?哎哎,别挂别挂!”

“……”(关掉)

一分钟后

“……干什么”

“小免在我这里,她说她还在生气,所以就不……”

“枫、岫!你人在哪里?”

“寒光……”(对面声音消失了)

“哎呀呀,小免,你家斋主要来了,你见不见?”枫岫主人看向蹲在菜地里的小兔子,笑眯眯的,心情超级好。

瞎搞搞,就最近APP的年终报告,十分钟仿写(瘫)

三篇车

之前被屏蔽的几篇车,半夜睡不着干脆补个档

枫樱+侯枫+一点点双樱的3p车

花魁+杀手paro

办公室play

链接见评论,明天上课回来再补个清晰点的链接

挠头,乐乎老是吞我评论,明天下课后再补吧

Merry Christmas

文中的拂樱对外形象是凯旋侯的样子。

01

凯旋侯,本名拂樱斋主,职业是一名演员,副业是一名混迹各大cp圈的画手太太,日常爱好是给自己本命cp产粮,因为产量多、质量高而吸引了一大批粉丝,不过这些粉丝们大多数认为喜欢的太太是妹子。因为有人扒出了太太的咸鱼号,看见太太收购了不少的限量lo,怀疑是个白富美。


忘了说,他本命cp其实就是他自己——的成名作《兵甲龙痕》中的两个男性角色的配对,其中一个就是他自己,不过千万别误会,他对饰演另一个角色的演员枫岫主人没有兴趣,真的——最多只有那么一点点,就一点点。


拂樱画完一副他本命cp植物组的大尺度同人图,转过头就看见自己表弟兼经纪人无执相一脸惊悚地望着自己,于是他连忙解释自己并没有什么想法,只是单纯喜欢剧里的cp而已!


“咳咳,无执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拂樱试图转移话题,将这件事岔过去。


“苹果台有一份给你的综艺节目的邀请,台本已经寄过来了,我来找你商量下具体安排。”无执相不愧是业内金牌经纪人,很快就恢复了镇定,开始和拂樱商量正事。拂樱在工作上一向认真,也很配合公司的要求,这种综艺节目他也会经常参加。


两个人很快就商量好了,拂樱站起身,看了眼墙上的钟表,“到饭点了,我去做饭,你留下来一起吃吧。”说完就钻进了厨房,而无执相点头答应之后,熟门熟路地拿过拂樱的手机,登上他的工作账号,开始编辑微博,宣传一下拂樱要参加这个综艺节目的事,看着粉丝们很快地开始转发评论,无执相满意地点点头,就在他准备放下手机的时候,一个转发消息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枫岫主人V:很高兴这么快就可以和你再次合作【同一节目的台本.jpg】#


无执相盯着这个转发消息皱了皱眉,之前没听说枫岫主人也参加了这个节目啊,不过这个不是问题,主要问题是,拂樱他居然把枫岫放在特别关心那一个分类?嗯???那个分类不是只有王、王女和王子吗?连自己和白尘子都不在那一栏里面!这个枫岫主人何德何能让他们家侯这么惦记……联想到刚刚自己进屋的时候看见的画面,无执相拿出自己的手机噼里啪啦打了一连串字符发送了出去。


02

吃完晚饭,送走无执相,拂樱打开电脑拿出板子正准备开始画之前答应好的点文的时候,就看见自己互关好友,一个同圈的文手太太主动私聊自己。


【稿子是什么我不知道鸭:在么?】

【凯旋侯:在,怎么了?】

【稿子是什么我不知道鸭:上次你那个条漫我想借梗写文可以么?】

【凯旋侯:写呗,想写就写呗,到时候记得at我就行了。不过你这个ID怎么改成这样了,楔子?差地没认出来。】

【稿子是什么我不知道鸭:生活所迫生活所迫。】


拂樱和这个朋友是网络上认识的,他们很巧的是喜欢同一对cp,甚至两个人对这对cp的理解都差不多,刚好一个写文一个画画,一来二去的就熟悉起来了,像这种借梗写文或者画图的事情满常见的。


第二天一早,拂樱就爬起来等无执相开着保姆车过来接自己去节目的录制现场,拂樱坐在后座翻看着最新的台本和嘉宾名单,翻页的手指停在了一个名字上面,“枫岫主人?他也来?我记得他自从拍完震寰宇系列之后就转型当导演去了,很少上节目。”离自己上次见到枫岫好像也有个一年左右的时间了吧。


“本来节目组邀请他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谁知道他突然答应了。”前排开车的无执相一边说一边打量着拂樱的神情,巧合的是,他问过导演组那边,枫岫答应的时间和他用拂樱账号发微博的时间差不到多少,这是巧合吗?


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巧合。


枫岫主人难得这么早来,他的助理君曼睩过来帮他跟节目组交涉,而他自己正在做造型,就连君曼睩都不知道枫岫本来是打算拒绝节目组的邀请的,不知道为何突然改变主意,原因只有枫岫主人知道了。


其实很简单,枫岫是特地向接近拂樱才同意参加的,他看见拂樱发的那条微博之后,果断通知君曼睩这个节目他参加了。枫岫主人有个小号,目前的ID是【稿子是什么我不知道鸭】,他本命cp就是枫樱,而且他还是他们两人的真人cp粉。


03

节目录制中途,拂樱坐在休息室内的沙发里熟门熟路地切换到小号,开始和粉丝们互动,顺便去给互关的好友们转发打call,他做这事做的熟练,也没注意端着杯茶从他后面走过的枫岫在看见他手机页面之后一瞬间变得诡异的神情。


枫岫端着杯茶做到拂樱对面,上上下下打量着面前这个自己暗恋了两年多的人。


枫岫对拂樱算是一见钟情吧?当初和拂樱第一场对手戏的时候,他换上戏服抬眼望去,就看见一身粉色的人站在不远处冲着他微笑,当时枫岫心跳骤然停顿了那么一两秒,很快就恢复镇定,投入到剧情之中。


两人的合作相当顺利,拂樱是个认真的性格,在家里把剧本读了不知道多少遍,而枫岫虽然懒(他拍一部戏就要休息个一年半载的),但是对待工作也很用心,两个人全身心地投入到剧本中去,拍戏的时候气场全开针锋相对的时候,发现对方居然与自己不相伯仲,一来二去的,对对方的演技也有些欣赏,很快就熟络起来。


偶尔拂樱会在家里做点便当带到片场分给其他人,又一次枫岫刚刚拍完自己的一场戏,下台之后就看见拂樱站在台下跟工作人员聊天,不知道聊到什么,他突然笑了,这一笑仿佛山樱盛开,勾得其他人盯着他眼睛发直。枫岫看着跟他聊天的女工作人员红着脸的样子,突然有点不爽。


之后就开始了他的漫漫暗恋之旅。某天枫岫拿小号刷微博的时候,刷到了他和拂樱的同人文,很快就把能找到的同人看完了,意犹未尽的枫岫干脆决定自己亲自上阵开个小号写文。今天他才知道,原来自己可能不是单向暗恋啊……


半眯着眼的枫岫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旁的拂樱突然觉得背后一凉,像是被什么东西盯上了一样。


04

拂樱在家里刷着微博,自从上次综艺节目合作之后,他和枫岫虽然没有常常见面,但是在经常在网上聊天,现在关系也好了很多。拂樱一边刷微博,看见有趣的就随手转发一下,也没多在意。


那边的枫岫打开微博的时候,特别关心就跳出来,枫岫看着拂樱刚刚转发的一条“看见这条微博的人,圣诞节那天,圣诞老人就会把你的cp们扔你床上,让他们亲自做一整夜给你看。”挑了挑眉,自言自语地说道,“唔,我要不要当一回圣诞老人呢……”


圣诞节也就是拂樱的生日,火宅的一大帮人早早准备帮拂樱庆生,拂樱被他们带去事先定好的饭店吃饭,还喝了不少的酒,回家的时候整个人都有点迷迷糊糊的。他开门的时候也没怎么注意,脱下外套和鞋子就往床上倒,准备先眯一会儿再爬起来收拾自己,却没想到趴下的时候,手臂碰到了一个温热的东西,吓得人一瞬间清醒了。


拂樱没有开灯,借着窗外射进来的月光看见自己床上好像躺着个人,“你……”拂樱还没来得及说话,那人就凑过来在自己唇角亲了一口,“圣诞快乐啊拂樱。”


“枫岫?!”拂樱听声音听出来了,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暗恋对象不禁有些脸红,“你干什么!不对,你为什么会在我家?”


“我啊,作为圣诞老人,当然是从烟囱里进来的啊。”枫岫说的理直气壮,整个人压在拂樱身上,看着身下因为醉酒脸色酡红的人,上上下下打量着,“我来给你送圣诞礼物啊,你不是转发微博说希望圣诞老人把你的本命cp扔床上么?我这么好心,当然是来实现你的愿望的啊,你说是不是……‘凯旋侯’?。”


拂樱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小号都被这人发觉了,但是听他的语气……拂樱狐疑地看着枫岫,不确定他这一举动到底是什么意思,酒精让拂樱的思维有些短路,换做平时,他绝对不会立刻问出口,“你是不是……也喜欢我?”


枫岫无奈的笑笑,低下头在拂樱唇上亲了亲,“我都亲自送上门了哎拂樱,你还在怀疑什么呢?”


05

车:https://shimo.im/docs/qjaIv3VuBD4mdMQi/

这个是备份:https://shimo.im/docs/jXiV0ZD8sO8YV9Ay/

这个是备份的备份:https://shimo.im/docs/HZfZjlC5W6whMXfo/


06(我的碎碎念)

最近写太多沙雕文了,都不会写正经文了orz,乱七八糟的文和乱七八糟的车。(啊啊啊啊樱花我对不起你,生贺写成这个鬼样子)

拂樱生日快乐!超级喜欢你!

说起来喜欢拂樱其实也没有多久,大概两年的时间吧,最开始的时候拂樱其实不是很戳我,当时还嫌弃过眼睛太大(顶锅盖),后来就……真香.jpg.红葱偶真好看(手动狗头),好像是看惊鸿一面的时候突然get到了拂樱的美貌,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拂樱最戳我的大概是那种为了理想不顾一切的样子吧,我真的很佩服他,在火宅那种环境极其恶劣的地方,坚强地生活下去,他想带着自己的子民,带着那些一直一直崇拜着他、信任他的人好好的生活。单纯作为拂樱而不是凯旋侯的时候,跟小免的相处超级有趣,他也是真心喜欢这个小兔精的。

至于枫岫嘛,最开始神棍气场max,说实话他的诗号是我最快背下来的一首(那些语句过短的啊、直接套用古诗的不算!)。刚开始对他的印象可能跟拂樱说的差不多“奸巧狡诈的懒惰虫”,但是随着后来剧情的发展,开始能够更加深入的了解这个人物。有的时候也会想,为了一个算不上是故乡的地方,他那么拼命干什么呢?但是后来想想,虽然枫岫出身慈光之塔,但可能,对他而言,苦境才是一个能让他真正安心的故乡吧。

(带上cp滤镜)枫樱 is RIO!我一辈子都喜欢枫樱!我觉得他们能够理解对方,明白对方到底要做什么,两人立场对立但是谁都不会为了另一个人去改变自己的立场。爱情确实是存在的,但是感情并不是全部,在他们之间还有很多东西,他们还有很多要考虑的。

碎碎念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寒假我要重新去刷一遍枫樱剪辑,重新理解一下他们两个人。

今年四月份的时候开始大规模给枫樱产粮,我真的超级喜欢他们,这么久感觉文越写越烂,也非常感谢关注我的小伙伴们不嫌弃,明年也要继续给枫樱tag添砖加瓦!

最后,大家圣诞节快乐啊!

【枫樱论坛体】

蹭一下最近新闻的热度?依旧不会起标题,干脆不起标题了,沙雕小段子


哪个学校没点八卦,为了尽情地818,不知道是哪一届的学长学姐建立了这个论坛,以造福后人(bushi)。论坛长期加精置顶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帖子,比如蓝色板块(又称直男板块)置顶的就是什么《进来说说哪个学院的校花最好看》,虽然经常会看见一些男生被提名;又比如粉色板块(又称bg板块)置顶的《学校美男前十排行榜》之类的;而紫色板块(俗称腐女腐男板块)置顶的则是《校园十大情侣》这样的帖子。


在论坛里,818是最常见的帖子类型,比如这个:


《818那一对在学校厕所搞上的狗男男!》

1L lz

RT,前段时间不是我院的学生会主席竞选嘛,然后!某两个候选人竟然在学校厕所搞上了!真的是世风日下,道德败坏,居然直接在学校干出这种事。所以他们两个什么时候去扯证。【滑稽】


2L

妈耶,最近竞选的也也没几个学院吧?而且在学校厕所直接……?


3L

最近竞选的就震寰宇学院和三轰学院吧?


4L

噗,lz你这神转折。看上去应该是两个名人啊?而且两个男的?


5L

lz你要818就直接8啊,人呢?


6L lz

我来了我来了,直接点名震寰宇学院的那谁谁谁谁和那谁谁谁谁,(痛心疾首)你们两个怎么就直接在厕所搞上了呢,这么迫不及待的吗?厕所多冷啊,不怕着凉吗?(妈妈不允许.jpg)


7L

震寰宇学院啊……懂了懂了,他们两平日里就这样,习惯就好。(拍肩)不过我以为最近要竞选主席了,他们两个会有矛盾?


8L

大一新生一脸懵逼(痴呆),求前辈们解个码!


9L lz

指路我们板块置顶帖,排名第三的那对就是,不谢。


10L

第三的那对……???他们???


11L

哦,我是说他们两个一前一后去上厕所还半天不回来是怎么回事。


12L

呦呵,看样子我室友失恋了啊(摸下巴)我要不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呢?嘿嘿嘿


13L

楼上你真残忍,就这样打碎一个少女美好的幻想。


14L

你造我一个萌他们俩cp的天天被我室友拉着给其中紫色那个写情书我有多无奈吗!


15L

噗,惨,不过楼上我觉得你室友不会信的。


16L

话说楼主你有证据么?虽然他们两个平常是挺基的啦,但是都是我们自己猜的啊,没有证据也不太好这么说。


17L lz

有的啊,稍等,我找我对象要一下视频。


18L

嗯……嗯???


19L

对象???


20L lz

对啊,我对象去上厕所上到一半听见外面传来的动静,他太尴尬了,就躲在里面不敢出来。然后悄咪咪地把门打开一条缝,结果发现是那两位,就顺手录了个视频给我看……因为他一直怀疑我暗恋其中一位,所以想“借此打消我爬墙的念头”。这他原话。【聊天截图.jpg】


21L

lz求视频!我室友死活不相信!我真的不想在大冬天里被她从被窝里揪起来给那位写情书送情书了,就因为我和那位在一个部门!(崩溃)


22L

楼上的兄dei太惨了吧


22L lz

我就放个十秒的短视频出来,涉及当事人隐私我五分钟之后就删除,你们自己把握手速哦。

【该楼已被删除】


23L

我靠,真的。妈妈我cp是真的!我搞到真的了!


24L

洒家此生无憾了哈哈哈哈,我cp真甜!


25L

手!手搂在腰上啊啊啊啊


26L

我樱的腰!屏幕脏了我舔!


27L

楼上,fx学长看着你呢


28L

我不管!他还管得着我舔屏吗!我樱人都是他的了!


29L

!呜呜呜呜羡慕呜呜呜


……


47L

我靠来晚了,求个好心人私发一下视频(哭哭)


48L  枫染江山

铜球(笑眯眯)


……



还有这种沙雕哈哈哈的帖子:


《哈哈哈哈哈哈楔子大大写文被抓了哈哈哈》

1L lz

哈哈哈哈哈哈不行让我笑一会儿,楔子大大这是写小黄书终于被抓了吗?


2L

听说楔子大大要写一本以战地记者为主角的小说,括弧大家都知道原型还是他家那位回括弧,然后跑去某战区采风,结果等凯旋侯学长回家才发现人被恐怖组织扣下了。


3L

噗,惨


4L

真是人间惨剧,可能这就是拖更的下场吧。


5L

楼上你哈哈哈哈,我现在满脑子都是楔子大大被恐怖组织扣下了,然后带到头目面前,头目:听说你就是那个挖坑不填的楔子?那就好办了!兄弟们给我看着他,什么时候填完坑什么时候放人!


6L

这题我会!

楔子:不不不,我是枫岫主人。楔子拖更关我枫岫主人什么事?


7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会填坑的打死都不会填坑的。


8L

等等,你们都不担心一下学长的人身安全吗?


9L

怕啥,凯旋侯学长知道人被抓了肯定不会放着对象不管啊,也不想想人家的身份背景。


10L

也对哦


11L

你们确定楔子大大的老丈人知道这个消息不会干脆劝凯旋侯改嫁(?)么……


12L

……


13L

……


14L

……


15L

(打断复读)

嗯……这个问题……应该不会吧……


16L

感觉说不好……学长第一次见老丈人不就差点被扔出来么?


17L lz

不用担心啦,凯旋侯学长带人把楔子学长救出来了已经。


18L

效率真高(抱拳了)


19L

谁叫楔子大大跟凯旋侯说自己带着两人养女十岁的珍藏写真集呢……


20L

而且战区那么乱,写真集很容易被撕毁呢……


21L

……楔子大大真的是把人吃得死死的呢


22L

不管怎么样,学长平安就好了(也能继续催更了呢)


……


真的是太欢乐了呢霹雳论坛(捧读)



【枫樱 双性转】捡到人类幼崽该怎么办(续)

07

“拂樱,你在想什么?”枫岫举起刚刚编好的花环,示意拂樱低下头来。给拂樱戴上自己刚刚编好的花环之后,她凑到发呆中的拂樱面前,一脸认真地盯着她。

“啊,没什么。”刚刚回过神来的拂樱伸手摸了摸头上的东西,拿下来略无语地看着手上的东西。认命地开始帮他修改整理成能看的样子,“你啊你,编个花环都这个样子,这里太松了,这里这里没有编好……”拂樱一边絮絮叨叨枫岫就托着下巴笑眯眯地看着她。

“好了。“拂樱编完之后松了口气,过了一会儿都没有听见枫岫的反应,转过头一看,好家伙,她早就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去了。一脸傻气,拂樱叹了口气,但嘴角却不自觉扬起。

  等枫岫回过神来,拂樱把编好的花环戴在她的头上,见拂樱要走,枫岫麻溜地从地上爬起来从背后搂住拂樱,“拂樱~好拂樱~告诉我你刚刚在想什么嘛~”拂樱搓了搓自己手臂上的鸡皮疙瘩,“你别用这种语气说话,怪恶心的。”被枫岫缠得没有办法,她只好投降,“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觉得有点不安。”拂樱摸摸心口,“我总觉得最近会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枫岫愣了愣,脸上的表情有点不对,但拂樱现在背对着她,看不清楚枫岫的表情,但她的声音和以往一样,“没事,有我在啊,我会保护你的。”枫岫把头埋进拂樱颈窝,长长的头发垂落到拂樱胸前,“我会,保护你的。”她认真地说。

08

“不对劲。”入夜,拂樱猛地站起来,不顾一脸诧异的枫岫,连鞋都没来得及穿,就急急忙忙地跑出去,她爬上院内的那棵高高的樱花树,站在最高的树枝上,望着森林的边缘。

“拂樱?你怎么了?”枫岫换好衣服走到树下,一脸担心地看着拂樱,“快下来吧,小心摔了。”

  森林魔女是这片森林的主宰和掌控者,再加上远超常人的目力,她很清楚地就看见王国的军队正直直地朝着自己这个方向走来,自己布下的阵法好似没有半分用处,失效了?不,不对,自己明明昨天才起检查过了。拂樱知晓国王一直觊觎着自己收藏的炼金配方,并且妄图从自己这里得到长生不老的方法,国王曾经亲自来拜访自己,却被自己拒绝,而他回去之后恼羞成怒派出军队妄图以武力来使自己屈服,但统统失败了。自己本以为他已经放弃了这个念头,却没想到,他只是回去,想了一个更有效的方法。

“是你。”拂樱轻巧地从树枝上跳下,被一直等在树下的枫岫接个正着,然后她凑过去,薄薄的唇瓣贴着白皙的耳朵轻轻地吐出两个字。

  枫岫愣住了,轻飘飘地两个字仿佛有万钧重,明明怀里就是朝思暮想的娇躯,两人胸前的柔软紧紧地压在一起,但她却心头一冷。枫岫低头对上拂樱的眼睛,那双眼睛是冷的,哪怕是第一天捡她回来的时候,拂樱都不是这个样子,都没有用这种眼神看过她。

09

“我……”枫岫张张口,努力想要解释。但是,还能解释什么?拂樱是那么聪明,相比在她发现军队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一切,自己,是国王派来接近他的。

“你们想要什么。”拂樱笑了,“我的炼金配方?长生不老的秘密?还是……我的命。”拂樱最后三个字,拂樱一字一句地说道,她的表情镇定的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而整个森林都感受到了她的怒气,开始不安地躁动着。

“听我说拂樱,我从未想过要伤害你。”枫岫努力解释着,“变成小孩子接近你……确实是国王的要求,但是我有我的考量,这次军队来也是迫不得已,国王不会放弃他的目标,所以……”枫岫深吸一口气,向拂樱伸出手,“跟我走吧,我们离开这里。”

  拂樱愣住了,她本来准备听听枫岫有什么花言巧语的,而从自己跳下来的时候就决定不再相信她的每一个字,因为论口才,自己绝不是枫岫的对手,很容易就被她带进沟里去,但听见枫岫这句话,拂樱看着他那副诚恳的样子,语气还是忍不住软了下来,“解释清楚,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清楚,还有,你来接近我的理由,除了国王的命令还有什么?”

10

七年前,国王年纪越来越大了,于是他开始恐慌,他觉得自己还没有享受够这世间的荣华富贵,于是他开始想方设法地谋求长生不老,于是他把目光投向了国内的两位名人:炼金宗师凯旋侯和大魔法师楔子。

  大魔法师捧着水晶球遗憾地摇摇头告诉国王,除非他能够在短时间内立刻修炼到大魔法师的境界,否则,是别想像她一样长生不老了。说完,最近迷上了占卜的大魔法师绕开失魂落魄的国王,看见他那个样子好心提醒了一句,“或许您可以找凯旋侯问问看?炼金术的奥秘连我也参不透呐。” 国王若有所思。

  两年后,炼金宗师凯旋侯失踪了。国王大发雷霆,派自己的全部军队去寻找,他最开始以为炼金师是在炼金中出了意外,但后来没有找到他遇害的任何踪迹,于是他认定炼金师是找出了长生不老的方法,但是不想献给自己,所以就逃跑了。

  愤怒的国王遍寻不到凯旋侯的影子,于是他下令对炼金师的养女实行绞刑,以此逼迫炼金师回来。

  之前提醒国王去找凯旋侯的大魔法师叹了口气,前往王宫找国王一谈,离开王宫的时候带上了惊魂未定的炼金师的养女小免,小姑娘被她安置在自己的府邸,由仆人照顾着。大魔法师给小姑娘讲过睡前故事后,正准备离开,就被小姑娘扯住了裙摆。

“那个……她还会回来吗?她是不是不要小免了?”小姑娘努力让自己不要丢脸的哭出来,但是声音还是带了哭腔。

  大魔法师叹了口气,毕竟害的人家母亲失踪自己也有责任,于是他掏出水晶球,为那位失踪的炼金师占卜了一次,“没事没事,很快就会有转机了。”安抚完小姑娘,大魔法师有些诧异地想,为什么这个结果和之前为国王占卜的长生不老的事情的结果差不多呢?

  后来的某一天,王国的边陲有人说森林中住着一位魔女,她掌握着长生不老的秘密。大魔法师明白,是时候了。于是她自告奋勇前往魔女所在的森林,喝下特制的药水之后,孤身一人前往森林中心,那棵巨大的樱花树的所在。

11

“所以,我一开始就没想过要对你怎么样。”枫岫看着听完故事愣在原地的森林魔女,用更加轻柔的语气说道,“我只是想知道,你究竟是不是当年无缘无故失踪的炼金宗师凯旋侯。进入森林的方法是很早以前就告诉国王了,我让他等我的消息,不要轻举妄动,但现在……恐怕他是等不及了。”枫岫上前,拉住拂樱的手,“拂樱,你相信我吗?”

  还在消化这巨大的信息量的拂樱下意识地与他对视,“这些年来,我慢慢修改了森林里的法阵,他们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进来,趁这个时候,我们走吧。”拂樱只感觉自己脑海里的那阵迷雾随着枫岫的讲述渐渐散开,过往的记忆以及自己的名字缓缓浮现出来,难怪自己从成为魔女的第一天起就觉得自己的记忆有点奇怪,好像是忘记了什么,在今天之前,她一直以为是自己活得太久而忘记了前尘往事,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枫岫,我全都,想起来了。我的过去、我的记忆,还有最重要的,我的名字,我全都想起来了。”拂樱温柔地看着面前紧张的人,走过去缓缓搂住她的脖子,“多谢你。”拂樱看着枫岫那双琥珀色的眸子轻柔地说道,“以后小免,就拜托你了。”

  说完不等枫岫反应过来,她蒙的吻上她的唇,粗暴地啃咬着她的唇瓣,将所有的疑问、所有的不舍全部吞吃入腹。枫岫僵硬着身子,不明白拂樱这是干什么,却在下意识回抱住拂樱的时候,愣住了,她什么也没碰到,很快枫岫就想明白了是什么情况,随后叹了口气,闭上眼回吻着自己的爱人。

“记得早点回来。”枫岫将拂樱由粉色开始慢慢变成墨绿的发丝拨到一遍,“我和小免,会一直等着你。”她听拂樱说过,魔女并不是真的长生不死,她们只是遗忘了自己的姓名和过去,一旦想起自己的本名,就会消失。

“好。”拂樱点了点头,发丝全部转化为墨绿的那一刹那,最后一点部分也化作光点消失不见。而庭院中的那棵常年盛开不败的樱花树,也在一瞬间散尽芳华,献上最后的绽放。

“可千万,别让我等太久啊拂樱。”

12

“那后来呢后来呢?”粉色头发的小女孩坐在车后座,兴奋地扒着副驾驶的椅背,“后来大魔法师等到魔女了吗?”

“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副驾驶的紫发女人瞥了一眼扎着高马尾专心开车的同居人一眼,目光在那人被安全带勒住的胸前看了一眼,飞快的将目光移开。

“小免你坐好!”开车的拂樱瞪了一眼笑容轻佻的枫岫一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刚在看哪里。被瞪的那人一脸无辜。”坐好,不然不带你去迪士尼了。“后排的小免离开乖乖地坐好,不再扒着副驾驶的椅背。

“拂樱,你觉得大魔法师等到魔女了吗?”枫岫趁着红灯的时候偷偷凑过去在拂樱耳边悄声说道,不等那人回答,她飞快地说了句,”反正,我等到你了。“

我的脑袋想发刀子,但是我的手不听我使唤(蹲)